碟仙

对你没看错,就是一个磕碟

最近

最近没由来的暴躁,动不动就很生气,真不知道同学是怎么忍受我的

最近还特别健忘,我以前记忆力很好的小学背的古诗词都不忘这几天却总忘记一些比较重要的事情

今天数学作业没拿回来希望明天我有时间补

好想发泄一下啊可是自己所处的环境好像不允许


【启副/all副】九门的人对小副官的第一印象(下)

6.黑背老六

  六爷是个沉默寡言的人,平日里也不太跟九门来往,除了必要的九门聚会或者重要事务也没什么机会跟张启山见面,倒是逢年过节总是能见到往挨个府上送礼品的张副官。

  张副官总是先站着军姿给他行个礼再规规矩矩的问一声六爷好,顶着张启山的名号嘘寒问暖,遇见了府上的下人还不忘叮嘱他们好好做事,过节的时候遇到哪个下人还随手给点赏钱,导致张副官一来府上所有下人都“无意”的去偶遇。

  日子久了,六爷再见到张副官也不是平日的面无表情,除了回应他的问候有时还会对这个张家小子露出个他自认为善解人意的微笑,甚至还在这孩子的生辰上送了一把古刀。

  据知情人透露,六爷把下斗时淘到的一些好看或实用的古玩都叫人送去了张府。

7.霍三娘

  霍三娘喜欢二爷,这事九门里人尽皆知,霍三娘总去梨园听戏,而张日山总受到二爷的点心邀请,一来二去霍三娘也熟悉了张启山身边的这条小尾巴。

  霍三娘戏品极好,可是二爷搁台上唱戏,九门其他人也没几个懂戏的,霍三娘连个论戏的人都没有,正好这天去梨园碰上了张副官,便拼了个桌,张日山不一会便听的入了迷,不经意就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二爷唱戏也加了一些自己的情感吧……”

  话一出口霍三娘便惊了,除了二爷和她,还没有第三个人得出这样的结论,再看看刚刚说出这句话的少年,依然专心致志的盯着台上,毫无察觉。

  自此,霍三娘只要在梨园碰到了张副官,必定跟他谈论谈论戏,而少年总是低下头小声说出自己的见解,总是赢来霍三娘的夸赞。

  霍三娘也拥有了一个戏上的知音,张日山也进一步向着团宠发展。

8.齐铁嘴

  自从张大佛爷成为了长沙布防官,齐八爷就总打着算命有功的旗号去张府蹭吃蹭喝,佛爷公务繁忙,大多数都是张副官接待齐铁嘴,齐铁嘴发挥自来熟技能,愣是在去了第二次的时候就跟张副官混熟了。

  “哎哎,张副官,你叫什么名字啊”齐铁嘴正盘腿坐在沙发上,拿着蜜饯一个一个往嘴里扔。

  “八爷叫我张副官就好。”

  “别那么生疏嘛,快告诉我,我帮你算算啊。”

  “谢八爷,但我不信那些东西。”

  张副官嘴紧的很,导致齐铁嘴蹭完饭了也没能知道他叫什么名字,齐铁嘴觉得这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呆瓜,只听张启山话的呆瓜。

  后来齐铁嘴在香堂被人找事,亲眼目睹了张副官一个人把那些人全打趴下之后,再也不敢问他名字了,生怕一不小心命就没了,此后见到张家兄弟俩都绕着走。

9.解九爷
  解九爷自认为很了解副官,那年夏天的虎骨梅花事件张副官帮了解府很大的忙,那几天张副官吃住都在解府,解九爷就观察到这孩子很喜欢吃甜的。

  可能在张府有张启山限制的原因,小孩到了解府饭都不吃了,整日和点心做伴,也只有在他吃点心的时候解九爷才能想起他还是个十几岁的孩子,本着长辈对晚辈的关爱,解九爷总是把家里新做的点心先给小副官送去,就连日后解九爷做进出口生意,每次也不忘买进来一些西洋甜品。

  解家都是老古板,只有小副官来才能活跃活跃气氛,解家几位夫人其实也成天盼着小副官来陪她们搓麻将。

  10.启副大业需要完成

  张启山发现自家小孩好像很受喜欢,动不动就收到来自九门各家的礼物,问了副官他也是一脸疑惑,看到小副官拆礼物开心的样子张大佛爷有点不高兴。

  那是他的副官,现在好像成了九门的副官了。意识到这一点的张启山一脸严肃的吩咐副官:“以后给九门送东西不用你去了。”

  副官愣了愣,乖乖的站好军姿思考自己哪里做的不对惹佛爷生气了,一番思考后并没有发现什么,想来想去也没发觉,开始着急了,越急越委屈,眼睛都红了。

  张启山觉得自己语言组织的好像不太对,他没想到小孩能脑补那么多,赶紧把小孩圈进怀里。

  “你平时要带兵训练,还要巡街,还得帮我批公文,多累啊是吧,把这些不要紧的事给那些兵去做,要不然别人好说我虐待下属了。”张大佛爷语重心长(连骗带哄)的劝小副官。

  “佛爷对我可好了,没有虐待下属!”小副官急忙解释,“嗯,好吧,那以后我就不去送那些东西了。”

  张启山欣慰的笑了,果然日山还是最听自己的话。

  张启山仿佛听到了九门众人磨牙的声音,不过那些都不重要了,他现在手握大权(小副官)。
——————————————————————————————
感觉写崩了,其实没什么脑洞,最近灵感枯竭,文笔不好轻喷【捂脸】

【启副/四副/all副】九门的人对小副官的第一印象(上)


1.张启山

  那年,张启山16岁,张日山9岁。张启山的父亲刚刚去世,张启山带着剩下的为数不多的张家兄弟赶往长沙。张日山的父母均在这一次对抗日本人的战斗中牺牲,九岁的日张日山愣愣的看着面前比他高半个身子的张启山,无论他说什么只知道胡乱的点头,记得最清楚的就是张启山的一句:“你愿意跟我去长沙吗”

  张启山依然没有听到张日山说一个字,但是却得到了坚定的眼神和重重的点头。

  张启山觉得这小孩儿除了好像不会说话以外还是很有张家人风范的。

  刚到长沙,张启山无权无势,四处奔波笼络人才,自然没什么时间管张日山,张日山年纪小,又从小在东北长大,没几天就水土不服发烧烧到休克,要不是张启山发现晚饭时间没有张日山的身影跑到房间里发现了昏迷的张日山,大夫说张日山这条命就算是捡不回来了。

  清醒过后的张日山认定了自己的命就是张启山的,每天跟着张启山在军部跑上跑下,一路升上张大佛爷的副官。
  张启山觉得这个小孩除了一点风吹草动就挡在自己面前怎么说都不听的倔脾气外,还是一个很棒的副官(夫人)。

2.二月红

  二月红第一次见到张日山,啊不现在是张副官了,是在梨园。张启山带着张副官来听戏,张启山对戏没什么兴趣,偏偏小孩儿好奇的紧,排了一天假带自家副官消遣消遣。

  二月红对于张启山一听戏就要睡着的“习惯”习以为常,倒是在他身边看到了一双亮亮的眸子,小副官并没有听张启山的话坐下,腰板挺直站在张启山侧后方,双眼紧紧的盯着台上的二月红。

  二月红刚开始是很不服气的,要不是张副官已经名草有主了他就把小副官要过来做徒弟了,反正陈皮那个皮小子死活不学唱戏。

  “好苗子啊好苗子,可惜便宜了他张启山。”二月红不禁感叹,看到张启山带着副官迎过来,对张启山拱手行了个礼就拉过小副官熟络起来。临走的时候还不忘叮嘱小副官有空常来吃点心,导致陈皮以为自己要失宠了

3.半截李

  半截李第一次见小副官是李夫人生孩子的时候,张启山陪着他在外面等,只见管家带进来一个唇红齿白的少年,那少年怯生生的和他问了个好赶紧把手里不能耽误的文件递给张启山,半截李只需一眼就看出了少年的不平凡,告诉齐老八这个少年怕是以后要常常出没在九门之中了,老八也只是当他开个玩笑。

  日后果真如此,为此老八还特意跑去李府问半截李何时学了他齐家的算命绝技。(老八:“完了我饭碗要被抢了”)

4.陈皮阿四

  吃货与吃货的相遇,总是要擦出点火花。

  “老板,一份糖油粑粑。”

  “老板,一份糖油粑粑。”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这下轮到老板为难了:“今日只剩一份了,两位小兄弟商量一下?”

  两人谁也不愿意让谁,最后张日山开口了:“打一架吧,谁赢这份就归谁。”

  从小就在外面野的小霸王陈皮自然答应,并且认为自己必赢无疑。

  小霸王陈皮这次失算了,谁知道这个看上去瘦瘦弱弱白白净净的比自己矮了半个头的小孩这么能打,呲着牙问少年什么来头,少年微微露出点兔牙:“我家在正北路2号。”

  夕阳映在少年的脸上,配上这可爱的表情,陈皮觉得损失了一份糖油粑粑也不是很惨了,当然他忽略了他被打的很惨。

  陈皮在梨园见到张日山第二次的时候才反应过来,正北路2号不就是张府么,张大佛爷的府邸,明目张胆说自己家是张府的除了张启山不就只有那个张启山无比信任的小副官了么,站在张启山身边乖的跟兔子似的,打起人来一点也不含糊。

  披着兔子皮的狼,哼。陈皮这么想。

5.吴老狗

  吴老狗抱着三寸钉去张府拜访佛爷,刚到地方三寸钉就忍不住从袖子里钻出来迈开小短腿往大门里跑去,跑到正厅硬生生拐了个弯,吴老狗正好奇呢就看三寸钉咬着张副官的裤腿给他拽了出来。

  “佛爷,这……”张副官对于突然跑进来的狗狗很惊讶毕竟张府没有养狗,而且这个狗很……自来熟。

  吴老狗乐了,冲副官点头:“三寸钉很喜欢你,那就麻烦张副官帮忙照看一下了。”

  副官一愣,看向佛爷,只见佛爷也冲他微微点头,便带着三寸钉出去玩了。

  “佛爷这副官选的不错。”吴老狗喝了一口茶,狗的感知不会错,三寸钉喜欢谁,他就信任谁。

  “那是自然。”张启山挑眉。

  结果就是,傍晚的时候,三寸钉死活不肯跟吴老狗回家了。
——————————————————————————————
 
  运动会过后半残的我身残志坚只写完了五个人的,不知道有没有人愿意看,文笔不好轻喷啊
 

这条弹幕看了之后没反应过来又退回去重新截的图
昨晚铭恩多少戏份大家都知道🤔
我觉得主角戏份一点都没少🤔
怕是对男一号有什么误解🤔

副长官上热搜了
副长官现在很生气
感觉副长官又要掏枪

【启副】血

  张日山静静的盯着接着他的血的碗。
  数不清多少滴血流进碗里,麒麟血本珍贵,如此大量的放血让张日山眼前黑蒙蒙的,面色惨白。
  将左手的血止住,靠着墙好一会儿才缓过来,端起碗向卧室里走去。
  “佛爷,该喝药了。”
  麒麟血是佛爷每几日必喝的“药”,它让张启山这个没有纯正麒麟血的人多活了好几十年。
  张日山意识到最近佛爷沉睡的时间越发的多了,自己通过增多麒麟血的量想让佛爷多清醒一会。
  张启山明白,自己本不该活这么久,这些年这条命就靠着副官的麒麟血吊着,而且需求量从最初的几滴变成了现在的一大碗。
  张日山看着佛爷将那一碗血吞下去,心里才好受点,他不能接受佛爷死亡。
  浓重的血腥味儿在嘴里蔓延,张启山看着张日山惨白的脸,甚是心疼。
  却不知道怎么安慰。
  “日山,你不必为了我……这么做,我大可以像常人一样衰老死亡,反正九门你现在管理的好好的……”
  “佛爷您说什么呢,属下怎么可能那么自私,佛爷您命硬着呢。”
  张启山知道他再怎么劝也没用,张日山的性格完美的继承了张家人,倔强。
  微微叹气,张启山觉得意识又一点点被抽走,不禁露出一个自嘲的微笑,麒麟血,也快不管用了吧。
  张日山看着佛爷又沉睡过去,只好转身出去,他得再想想别的办法。
  “张会长。”外面有人敲门。
  “进。”张日山坐在椅子上揉揉眉心。
  “办法找到了。”
  “在哪?”张日山突然紧张起来。
  “听说古潼京,有一奇石,佩戴在身上,可以长生不老。”
  古潼京……当年可是佛爷发现的地方。
  也是佛爷明令禁止去的地方。
  为了佛爷……什么办法都要试一试。
  张日山深知自己时间不多,登时就让罗雀准备东西,自己又足足放了几大碗血,直到罗雀看不下去出声制止才停手。
  没有时间恢复,直接踏上去古潼京的路。

  张启山醒来后得知张日山去了古潼京为自己找那块石头,气的够呛,当年就是因为他进过古潼京觉得太过凶险才不让九门的人插手,结果张日山还去了。
  可他自己现在的状况又不能离开这,只能等着张日山回来。

张日山在古潼京受了不少伤,结果古潼京里除了一些金银财宝什么也没有,还凶险万分。
张日山不需要那些身外之物,他只想要那块石头。
   失望而归的他不知道怎么跟佛爷解释。
   张日山跨进门,张启山正坐在沙发上。
  “佛爷,我……”
  “日山,谢谢你,可是,我命该绝啊。”
  “佛爷!您……”
  不等张日山话说完,张启山就站起身:“日山,我们拜个堂吧。”
  “?!……好。”张日山突然明白了什么。

  两人走到一处寺庙,因为那里的大佛像极了当初长沙张府的佛。
  张启山牵着张日山的手,跪在佛前。
  “我张启山,愿娶张日山为妻,永生永世,绝不反悔。”
  “我张日山,愿嫁给张启山,永世追随,誓死不悔。”
  “一拜天地!”
  ……
  “佛爷!”
  “我命已绝,日山,好好照顾自己,九门就交给你了。”
  “佛爷!”张日山早已泣不成。
  “乖。”
 
  张启山走后,张日山更是将九门打理的井井有条,连同佛爷那份一起。
  九门不似从前,但好歹还是听从张会长的。
  再也没人见过张日山有什么情绪的样子,好像一个没有喜怒哀乐的机器人。
  

  我也想死,可是信仰和麒麟血不允许我死,佛爷交代我的事情还没有完成。
  我本桀骜少年臣,不信鬼神不信人。
  可是我信佛爷啊。
———————————————————————————
依然是渣文笔,不过我还挺勤快的QwQ
今天来个小虐的QwQ
比心biu

【启副】归

  张日山记不起他在新月饭店多少年了。只记得当时佛爷那句话“在新月饭店等我回来”,这一等,就是普通人的大半辈子。
  张日山最近睡眠质量很差,眼底一直有一圈青黑,本就有起床气的他近来保持着低气压,所有人都小心翼翼的,生怕惹到了张大会长,这位发起疯来(划掉)生气起来整个新月饭店的人都拦不住。
  他睡不好是有原因的,他又梦到佛爷了。梦到的场景不停的重复,都是佛爷在一个凶斗里触碰了机关丢了性命。张日山不迷信,但一次一次的从梦中惊醒让他心情很差,他现在一点儿关于佛爷的消息都没有。
  偏偏齐案眉和李取闹又来找刺激了,张日山顶着黑眼圈去会议厅找那两个上赶子撞枪口的人。刚一进门,齐案眉就抱着猫凑上来,细心的瞥见了张日山的熊猫眼,大惊小怪道:“哎呦,张会长,几天不见气色差了这么多,怕是没睡好吧,别是被什么东西给魇住了。”
  张日山心情更差了,他知道齐案眉祖上是算命看风水的,可是九门人尽皆知他随了佛爷不信那些东西。闻到齐案眉身上那浓浓的香水味,不禁皱紧了眉,心想这齐老板可比当年的八爷差远了。
  李取闹笑嘻嘻的捧着一个盒子凑上来:“张会长,这是前几日手下的人从黑市收来的,但是不知道怎么开,要不您给看看?”
  这已经是不知道第多少个张日山“帮”李取闹开的盒子了,要是真品还好,可大多数都是假的,完全浪费时间。
  坐下来准备开盒子,这盒子真的是个好东西,张日山依稀记得在古书上看过,这个盒子需要大量人的鲜血触发机关,如果血量不够就停止的话,盒子底部几百片极薄的旋转刀片就会飞出来。
  张日山迟疑了一下,正拿着匕首向手割去,突然一只有力的大手捏住了他的手腕,另一只手夺走了匕首。
  “胡闹!”
  “佛……佛爷!”张日山听到了那熟悉的声音,本以是幻觉,在抬眼看到男人的时候眼圈突然就红了。
  “我张家的麒麟血,可不是用来开这小小的盒子的,珍贵着呢,我张启山都不舍得用,谁敢!”
  众人一听见佛爷的名号,不禁瞪大了眼睛。当初佛爷找到了古潼京,就再也没回来,所有人都认为他回不来了,怎么现在……
  “各位请回吧,张会长身体不舒服,改天好好接待你们。”不等那俩说什么,张启山已经下了逐客令。
  “佛爷!”那俩人前脚刚走,张日山就忍不住了,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似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张启山赶紧抱住这么多年没见到的人儿:“对不起,对不起,我的日山,我这么晚才回来。”
  “呜……佛爷,太累了,这些年管着九门的那帮兔崽子,太累了……”
  “我知道,我知道,宝贝,别说了,等我好好收拾收拾他们,不哭了,乖。”
  “佛爷……您还走吗”
  “不走了,一辈子陪着你。”
  止住了眼泪的张日山抬起头,这一抬头,可心疼坏了张启山。
  “怎么弄的?脸色这么差?”张启山又气又急,当年在长沙最忙的时候也是把日山养的像一个水光溜滑的小少爷一样,如今不仅清瘦了不少那黑眼圈可以直接去动物园里当国宝了。
  “近来,没睡好,总做噩梦。”
  “那现在去睡,我抱着你睡。”张启山抱起张日山就往卧室走。
  张日山终于睡了一个多月一来第一个好觉,他再也不用担心做噩梦啦,毕竟,窝在佛爷怀里睡觉,是最安全的。
  跟在张会长身边的罗雀表示,张会长最近总是带着微笑,而且,张会长的兔牙真的好可爱啊。
  ——————————————————————————
  没有新梗……哪位能赏脸赐点?
  轻喷,轻喷,谢谢
  比心biu
 

【启副】受伤

    张日山的手受伤了。
  张家人的手要是残了,就跟死了没什么两样。
  偏偏齐家李家霍家的人也不消停,听说了消息争先恐后的拿着“礼物”来“看望”张日山。
  他们很希望张日山从会长的这个位子上下来,张家已经统领九门太多年了。
  张日山戴着仿真的皮肤,在众人面前拿出了那只匣子。
  百年前张大佛爷开过的匣子,也只有他,和……
  “另一个人是我。”不等那位后生说完,张日山冷冷的吐出几个字。
  他要堵住这些人的嘴,维护佛爷的威严,不给佛爷丢脸。
  双指探洞,张家人的独活,当时佛爷打开这用无数根丝线串联的匣子,惊动世间。
  张日山尽力保持冷静,他从没开过这个匣子。闭上眼睛,寻找那一根正确的丝线。
  “吧嗒”一声轻响,匣子应声而开。
  不等后辈触碰到匣子里的东西,罗雀啪地将匣子关上。
  张日山在忍。
  终于熬到这帮兔崽子们走了,张日山再也绷不住,银针刺入伤口,真的太疼了。疼得他又想起了佛爷。
  忍着剧痛将外面那层仿真人皮撕掉,露出来的是布满骇人的伤口的手。
  一道道既长又深的伤口蜿蜒在白皙的手上,触目惊心。
  那根银针“叮”地掉在地上,罗雀立即捡起。
  “你失败了。”
  “如果是我的话,我也不会让一个残废坐在这个位子上。”张日山似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跟罗雀说话。
  他已经陷入了深深的自责和自我否定的沼泽里了。终究还是没有赶上佛爷,终究还是丢了佛爷的脸,终究还是不配站在佛爷身边。
  张日山多希望,张启山能像百年前一样,在自己在自己沮丧的时候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揉揉自己的头发再安慰几句,可惜,早已不可能了。
  将自己眼底的悲伤隐藏起来,起身去找梁湾。
  “我奉佛爷之命,守护古潼京。”
  ————————————————————————
今天的日山太让人心疼了,九门的后代真的是……一代不如一代啊颜值也不行了(▼皿▼#)
 

百岁山直播迟到了几分钟QwQ
果然是水中贵族手写比较慢哈哈哈哈

【启副】论副官最怕什么

小小短篇一个,今天八一QwQ
太热了太热了大早上来肯德基蹭空调
文笔不好看着玩就行
比心biu
———————————————————————————怕打雷
  夏天到了,证明雨季就到了。

  长沙布防官张大佛爷身边的小副官,在长沙城也颇有名气,不仅仅是性子上像极了佛爷,办事效率极高之外,这样貌也是长沙城一等一的,要是把二爷和他比较,恐怕几天几夜也没个结果。最主要的是,跟了张大佛爷百无禁忌,在外人眼里,张副官天不怕地不怕,走在街上随便处理个小混混,下了斗血哗哗的放,不动声色翻了人家后院还给烧了。副官做这些事眼睛都不带眨一下。

  齐铁嘴一直对于张家人这种天塌下来也能不动声色的去补这种精神非常的好奇,难道张家人一生下来各个都是混世魔王十项全能?那不成神仙了?

  当齐铁嘴去找张大佛爷证实的时候,张大佛爷只是笑而不语。

  张副官在府上批公文到半夜,直到佛爷过来催才跟着回到卧室。刚躺下不久,突然窗外开始电闪雷鸣,大雨倾盆。
  管家正指挥着下人去把走廊的窗关上,这么大的雷声,看来今晚是很难睡着了。张大佛爷自然也没睡,闭着眼睛躺在床上听着雷声。

  “bong——隆——隆”一声巨响的雷,好似要把玻璃震碎,张启山明显的感觉到身边的小副官抖了抖。

  张日山其实很怕打雷,这是他讨厌雨天的原因,一听到雷声,就想起十多年前的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在闪电与雷之中,他的父母被杀。当时的小日山躲在柜子里连大气都不敢出,一直撑到张启山来了才晕过去。

  小副官看到佛爷闭着眼睛,也不好打扰,自己默默的团成团钻到被子里,紧紧的闭上眼睛。可雷声一声比一声响,副官颤抖的厉害,张启山心疼的紧,手臂一伸把缩成一团的人儿拉进怀里。

  小副官紧紧地攥着张启山的睡衣,生怕张启山丢下他,把头埋进张启山的胸膛,带着浓浓哭腔的呜咽:“佛爷……呜……哥……”

  张启山更加心疼,想都不用想是他家小副官又想起当年的事了,把副官整个抱紧在怀里:“我在,别怕。”

  又抱着日山宝宝哄了好久,小副官才渐渐睡着。

  雨声渐渐小了,天空泛起了鱼肚白,张启山望着怀里平日上天入地的小副官,不禁感叹,谁说张家人都天不怕地不怕的?这要是遇上了怕的东西,那才是真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