碟仙

启副大旗摇起来

副长官上热搜了
副长官现在很生气
感觉副长官又要掏枪

【启副】血

  张日山静静的盯着接着他的血的碗。
  数不清多少滴血流进碗里,麒麟血本珍贵,如此大量的放血让张日山眼前黑蒙蒙的,面色惨白。
  将左手的血止住,靠着墙好一会儿才缓过来,端起碗向卧室里走去。
  “佛爷,该喝药了。”
  麒麟血是佛爷每几日必喝的“药”,它让张启山这个没有纯正麒麟血的人多活了好几十年。
  张日山意识到最近佛爷沉睡的时间越发的多了,自己通过增多麒麟血的量想让佛爷多清醒一会。
  张启山明白,自己本不该活这么久,这些年这条命就靠着副官的麒麟血吊着,而且需求量从最初的几滴变成了现在的一大碗。
  张日山看着佛爷将那一碗血吞下去,心里才好受点,他不能接受佛爷死亡。
  浓重的血腥味儿在嘴里蔓延,张启山看着张日山惨白的脸,甚是心疼。
  却不知道怎么安慰。
  “日山,你不必为了我……这么做,我大可以像常人一样衰老死亡,反正九门你现在管理的好好的……”
  “佛爷您说什么呢,属下怎么可能那么自私,佛爷您命硬着呢。”
  张启山知道他再怎么劝也没用,张日山的性格完美的继承了张家人,倔强。
  微微叹气,张启山觉得意识又一点点被抽走,不禁露出一个自嘲的微笑,麒麟血,也快不管用了吧。
  张日山看着佛爷又沉睡过去,只好转身出去,他得再想想别的办法。
  “张会长。”外面有人敲门。
  “进。”张日山坐在椅子上揉揉眉心。
  “办法找到了。”
  “在哪?”张日山突然紧张起来。
  “听说古潼京,有一奇石,佩戴在身上,可以长生不老。”
  古潼京……当年可是佛爷发现的地方。
  也是佛爷明令禁止去的地方。
  为了佛爷……什么办法都要试一试。
  张日山深知自己时间不多,登时就让罗雀准备东西,自己又足足放了几大碗血,直到罗雀看不下去出声制止才停手。
  没有时间恢复,直接踏上去古潼京的路。

  张启山醒来后得知张日山去了古潼京为自己找那块石头,气的够呛,当年就是因为他进过古潼京觉得太过凶险才不让九门的人插手,结果张日山还去了。
  可他自己现在的状况又不能离开这,只能等着张日山回来。

张日山在古潼京受了不少伤,结果古潼京里除了一些金银财宝什么也没有,还凶险万分。
张日山不需要那些身外之物,他只想要那块石头。
   失望而归的他不知道怎么跟佛爷解释。
   张日山跨进门,张启山正坐在沙发上。
  “佛爷,我……”
  “日山,谢谢你,可是,我命该绝啊。”
  “佛爷!您……”
  不等张日山话说完,张启山就站起身:“日山,我们拜个堂吧。”
  “?!……好。”张日山突然明白了什么。

  两人走到一处寺庙,因为那里的大佛像极了当初长沙张府的佛。
  张启山牵着张日山的手,跪在佛前。
  “我张启山,愿娶张日山为妻,永生永世,绝不反悔。”
  “我张日山,愿嫁给张启山,永世追随,誓死不悔。”
  “一拜天地!”
  ……
  “佛爷!”
  “我命已绝,日山,好好照顾自己,九门就交给你了。”
  “佛爷!”张日山早已泣不成。
  “乖。”
 
  张启山走后,张日山更是将九门打理的井井有条,连同佛爷那份一起。
  九门不似从前,但好歹还是听从张会长的。
  再也没人见过张日山有什么情绪的样子,好像一个没有喜怒哀乐的机器人。
  

  我也想死,可是信仰和麒麟血不允许我死,佛爷交代我的事情还没有完成。
  我本桀骜少年臣,不信鬼神不信人。
  可是我信佛爷啊。
———————————————————————————
依然是渣文笔,不过我还挺勤快的QwQ
今天来个小虐的QwQ
比心biu

【启副】归

  张日山记不起他在新月饭店多少年了。只记得当时佛爷那句话“在新月饭店等我回来”,这一等,就是普通人的大半辈子。
  张日山最近睡眠质量很差,眼底一直有一圈青黑,本就有起床气的他近来保持着低气压,所有人都小心翼翼的,生怕惹到了张大会长,这位发起疯来(划掉)生气起来整个新月饭店的人都拦不住。
  他睡不好是有原因的,他又梦到佛爷了。梦到的场景不停的重复,都是佛爷在一个凶斗里触碰了机关丢了性命。张日山不迷信,但一次一次的从梦中惊醒让他心情很差,他现在一点儿关于佛爷的消息都没有。
  偏偏齐案眉和李取闹又来找刺激了,张日山顶着黑眼圈去会议厅找那两个上赶子撞枪口的人。刚一进门,齐案眉就抱着猫凑上来,细心的瞥见了张日山的熊猫眼,大惊小怪道:“哎呦,张会长,几天不见气色差了这么多,怕是没睡好吧,别是被什么东西给魇住了。”
  张日山心情更差了,他知道齐案眉祖上是算命看风水的,可是九门人尽皆知他随了佛爷不信那些东西。闻到齐案眉身上那浓浓的香水味,不禁皱紧了眉,心想这齐老板可比当年的八爷差远了。
  李取闹笑嘻嘻的捧着一个盒子凑上来:“张会长,这是前几日手下的人从黑市收来的,但是不知道怎么开,要不您给看看?”
  这已经是不知道第多少个张日山“帮”李取闹开的盒子了,要是真品还好,可大多数都是假的,完全浪费时间。
  坐下来准备开盒子,这盒子真的是个好东西,张日山依稀记得在古书上看过,这个盒子需要大量人的鲜血触发机关,如果血量不够就停止的话,盒子底部几百片极薄的旋转刀片就会飞出来。
  张日山迟疑了一下,正拿着匕首向手割去,突然一只有力的大手捏住了他的手腕,另一只手夺走了匕首。
  “胡闹!”
  “佛……佛爷!”张日山听到了那熟悉的声音,本以是幻觉,在抬眼看到男人的时候眼圈突然就红了。
  “我张家的麒麟血,可不是用来开这小小的盒子的,珍贵着呢,我张启山都不舍得用,谁敢!”
  众人一听见佛爷的名号,不禁瞪大了眼睛。当初佛爷找到了古潼京,就再也没回来,所有人都认为他回不来了,怎么现在……
  “各位请回吧,张会长身体不舒服,改天好好接待你们。”不等那俩说什么,张启山已经下了逐客令。
  “佛爷!”那俩人前脚刚走,张日山就忍不住了,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似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张启山赶紧抱住这么多年没见到的人儿:“对不起,对不起,我的日山,我这么晚才回来。”
  “呜……佛爷,太累了,这些年管着九门的那帮兔崽子,太累了……”
  “我知道,我知道,宝贝,别说了,等我好好收拾收拾他们,不哭了,乖。”
  “佛爷……您还走吗”
  “不走了,一辈子陪着你。”
  止住了眼泪的张日山抬起头,这一抬头,可心疼坏了张启山。
  “怎么弄的?脸色这么差?”张启山又气又急,当年在长沙最忙的时候也是把日山养的像一个水光溜滑的小少爷一样,如今不仅清瘦了不少那黑眼圈可以直接去动物园里当国宝了。
  “近来,没睡好,总做噩梦。”
  “那现在去睡,我抱着你睡。”张启山抱起张日山就往卧室走。
  张日山终于睡了一个多月一来第一个好觉,他再也不用担心做噩梦啦,毕竟,窝在佛爷怀里睡觉,是最安全的。
  跟在张会长身边的罗雀表示,张会长最近总是带着微笑,而且,张会长的兔牙真的好可爱啊。
  ——————————————————————————
  没有新梗……哪位能赏脸赐点?
  轻喷,轻喷,谢谢
  比心biu
 

【启副】受伤

    张日山的手受伤了。
  张家人的手要是残了,就跟死了没什么两样。
  偏偏齐家李家霍家的人也不消停,听说了消息争先恐后的拿着“礼物”来“看望”张日山。
  他们很希望张日山从会长的这个位子上下来,张家已经统领九门太多年了。
  张日山戴着仿真的皮肤,在众人面前拿出了那只匣子。
  百年前张大佛爷开过的匣子,也只有他,和……
  “另一个人是我。”不等那位后生说完,张日山冷冷的吐出几个字。
  他要堵住这些人的嘴,维护佛爷的威严,不给佛爷丢脸。
  双指探洞,张家人的独活,当时佛爷打开这用无数根丝线串联的匣子,惊动世间。
  张日山尽力保持冷静,他从没开过这个匣子。闭上眼睛,寻找那一根正确的丝线。
  “吧嗒”一声轻响,匣子应声而开。
  不等后辈触碰到匣子里的东西,罗雀啪地将匣子关上。
  张日山在忍。
  终于熬到这帮兔崽子们走了,张日山再也绷不住,银针刺入伤口,真的太疼了。疼得他又想起了佛爷。
  忍着剧痛将外面那层仿真人皮撕掉,露出来的是布满骇人的伤口的手。
  一道道既长又深的伤口蜿蜒在白皙的手上,触目惊心。
  那根银针“叮”地掉在地上,罗雀立即捡起。
  “你失败了。”
  “如果是我的话,我也不会让一个残废坐在这个位子上。”张日山似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跟罗雀说话。
  他已经陷入了深深的自责和自我否定的沼泽里了。终究还是没有赶上佛爷,终究还是丢了佛爷的脸,终究还是不配站在佛爷身边。
  张日山多希望,张启山能像百年前一样,在自己在自己沮丧的时候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揉揉自己的头发再安慰几句,可惜,早已不可能了。
  将自己眼底的悲伤隐藏起来,起身去找梁湾。
  “我奉佛爷之命,守护古潼京。”
  ————————————————————————
今天的日山太让人心疼了,九门的后代真的是……一代不如一代啊颜值也不行了(▼皿▼#)
 

百岁山直播迟到了几分钟QwQ
果然是水中贵族手写比较慢哈哈哈哈

【启副】论副官最怕什么

小小短篇一个,今天八一QwQ
太热了太热了大早上来肯德基蹭空调
文笔不好看着玩就行
比心biu
———————————————————————————怕打雷
  夏天到了,证明雨季就到了。

  长沙布防官张大佛爷身边的小副官,在长沙城也颇有名气,不仅仅是性子上像极了佛爷,办事效率极高之外,这样貌也是长沙城一等一的,要是把二爷和他比较,恐怕几天几夜也没个结果。最主要的是,跟了张大佛爷百无禁忌,在外人眼里,张副官天不怕地不怕,走在街上随便处理个小混混,下了斗血哗哗的放,不动声色翻了人家后院还给烧了。副官做这些事眼睛都不带眨一下。

  齐铁嘴一直对于张家人这种天塌下来也能不动声色的去补这种精神非常的好奇,难道张家人一生下来各个都是混世魔王十项全能?那不成神仙了?

  当齐铁嘴去找张大佛爷证实的时候,张大佛爷只是笑而不语。

  张副官在府上批公文到半夜,直到佛爷过来催才跟着回到卧室。刚躺下不久,突然窗外开始电闪雷鸣,大雨倾盆。
  管家正指挥着下人去把走廊的窗关上,这么大的雷声,看来今晚是很难睡着了。张大佛爷自然也没睡,闭着眼睛躺在床上听着雷声。

  “bong——隆——隆”一声巨响的雷,好似要把玻璃震碎,张启山明显的感觉到身边的小副官抖了抖。

  张日山其实很怕打雷,这是他讨厌雨天的原因,一听到雷声,就想起十多年前的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在闪电与雷之中,他的父母被杀。当时的小日山躲在柜子里连大气都不敢出,一直撑到张启山来了才晕过去。

  小副官看到佛爷闭着眼睛,也不好打扰,自己默默的团成团钻到被子里,紧紧的闭上眼睛。可雷声一声比一声响,副官颤抖的厉害,张启山心疼的紧,手臂一伸把缩成一团的人儿拉进怀里。

  小副官紧紧地攥着张启山的睡衣,生怕张启山丢下他,把头埋进张启山的胸膛,带着浓浓哭腔的呜咽:“佛爷……呜……哥……”

  张启山更加心疼,想都不用想是他家小副官又想起当年的事了,把副官整个抱紧在怀里:“我在,别怕。”

  又抱着日山宝宝哄了好久,小副官才渐渐睡着。

  雨声渐渐小了,天空泛起了鱼肚白,张启山望着怀里平日上天入地的小副官,不禁感叹,谁说张家人都天不怕地不怕的?这要是遇上了怕的东西,那才是真可怕。

【启副】夏日的日常

  沙海启副线虐的我……
  不行不行我还是喜欢老九门时甜甜的小副官和佛爷
  来一篇老九门时的启副嘿咻嘿咻
  文笔不好轻喷,好多老梗因为实在想不出来什么新梗了QwQ
—————————————————————————————————
长沙进入头伏了。
   张副官看了看窗外正散发着能把人晒化的热量的太阳,深深地怀念东北。

  东北的夏天虽然也有大太阳,但是树荫下还是非常凉快的,而长沙却是与东北不同的湿热,不管哪里都能让人感觉到生无可恋的热。树荫下就是清蒸,太阳下就是炙烤。

  军中的高温津贴下来了,按照以往的规矩,九门中每门一份,可能今年天气过于炎热,军部里好多兵都中暑了,一时间也找不到信得过的人去送这高温津贴,只好让副官跑腿。

  副官叫了一个兵站在佛爷的办公室门前守着等候佛爷的差遣,自己拿了高温津贴就往外走,刚出门就感觉一股热浪。

  “呼,好热。”副官嘀咕出声,却并不敢怠慢,佛爷不在他也不好开车,只能徒步把这八份津贴送去。

  “得在晚饭前回去呢,佛爷说了,今晚有绿豆汤。”副官露了露兔牙,加快了脚步。

   前几门送的还算顺利,刚进五爷家门就被一个不明物体撞上,副官踉跄几步,定睛一看,原来是三寸丁。

    三寸钉又长大了不少,现在正吐着舌头看着副官。副官摸摸它的头,抱着它向屋里走去。

   谢绝了五爷的茶,好不容易摆脱三寸钉,副官才从吴府的大门出来。拍了拍身上的狗毛,又向下一家走去。

   副官送完全部的津贴已经接近黄昏,半日下来副官差不多跑遍了长沙城。夏天的天黑的晚,小副官还是想早点回张府,为了那碗加了糖的绿豆汤。

  深吸一口气,用最快的速度在街上跑起来。

  “哎哎?张副官?跑那么快干嘛?”

  “喂!张日山你耳朵瞎吗!哎呦我的糖油粑粑……张日山你赔我糖油粑粑!”陈皮正捧着糖油粑粑在街上闲逛,突然前方冲来一个墨绿色的身影,看清了是张副官后就想叫住,可惜副官连一个眼神都没施舍给他径直向前跑去。

  可惜了陈皮的糖油粑粑,就这么被副官撞翻在地。

  “哎?刚才好像有人叫我来着,跑太快好像也撞到了什么……不管了先回家要紧。”副官小兔子又一蹦一跳的像张府奔去。

  “呼~佛佛佛佛爷?!您怎么在这!”刚进大厅就看见佛爷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气儿都没喘匀的小副官又连忙敬礼。

  “跑那么快做什么,后面有人追你吗。”张启山看了流了不少汗的小副官,皱了皱眉。大热天的还往外跑,一下午都不在,想喝茶都没人泡。

  “回佛爷,没有。没什么事属下先去换身衣服。”副官着实觉得身上的军装沾上了汗粘在身上很不舒服,他只想洗个澡。

  “去吧,一会过来吃饭。”

  “是。”

  其实佛爷挺郁闷的,小时候那个跟在自己身后身高还不到自己肩膀的天天叫哥哥的小团子哪去了?他可不想承认那个小团子是现在一口一个佛爷、属下、是等词语的副官。

  副官洗完澡换完衣服出来的时候,佣人们正把晚饭端上桌,眼尖的小副官第一眼就看到了自己想念的绿豆汤。张启山好笑的招招手:“站着干嘛,快过来吃饭,头伏饺子,包了你喜欢的馅。”

  “谢佛爷。”

  “日山,可是对我有什么意见?”

  “属下不敢!”小副官惊恐的看着佛爷。

  “那为何越来越和我生疏。”张启山实在怀念那一声奶萌的“哥哥”了。

  “属下……日山没有。”小兔子下意识的把脑袋低下去。
  “那你还叫我什么?”

  “哥……”张日山兔牙微张,一声带着奶音的称呼叫的张启山心花怒放。

  揉了揉张日山的脑袋,张启山心情颇好的坐下,把饺子往副官的碗里夹。

  “先吃完饺子再喝绿豆汤,要不然几碗下肚你就吃不下饺子了。”

  小副官急忙坐下应着。

  饭还没吃到一半,有下人进来通报:“佛爷,齐八爷来了。”
  “老八?又惹什么事了,让他进来。”

  “哎呦佛爷这天热的还是佛爷的府上凉快哎呀还有绿豆汤我着呢就不客气了昂!”齐八爷端起桌子上的绿豆汤就咕咚咕咚喝下去。

  “佛爷什么时候爱吃甜的?这碗糖好多。”八爷抹了抹嘴。突然感觉脊背发凉,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小副官幽怨的眼神看着八爷。他发誓以后见一次八爷怼他一次。

  佛爷安慰的揉揉小副官的脑袋,他知道小副官不开心了,叫来下人:“再盛几碗绿豆汤来,多加糖,再拿一副碗筷。”

  小副官才收回对齐铁嘴怨恨的视线,转头略带委屈的对佛爷说:“哥!为什么八爷会来咱家吃饭!”

  佛爷一听到小副官这么强的领土意识再加上亲昵的称呼,忍住笑意说:“乖,齐八爷一个人孤苦伶仃,咱得收留他一顿不是。”

  换来小副官的点头和对八爷同情的目光。八爷表示他今天来张府蹭饭就是个错误。

  吃饱喝足的小副官显得有点昏昏欲睡,顶着大太阳跑了一下午搁谁谁都累,偏偏八爷还在谈天说地,副官也不好意思回房间睡觉,只能窝在沙发里听着齐八爷无休无止的讲故事。

  半个时辰过去了,八爷不愧是齐铁嘴,副官根本没注意听八爷在讲什么,就这么在沙发上睡着了。其实八爷和张启山在谈关于古墓的事,八爷讲着讲着突然住了嘴。佛爷顺着八爷的眼神看见窝在沙发里睡着的副官。

  睡着的副官褪去了白日的成熟,变成了一个真真实实的少年,张启山不禁心里一片柔软。

  挥手让下人送客,想要抱起小副官,刚刚触碰到他的衣服张日山就惊醒了:“佛爷?”

  “你睡你的,我抱你去卧室。”不等副官挣扎,就一把抱起副官。掂量掂量怀中的重量,怎么这么轻?

  把副官塞进薄被里,张启山就出去了,他要好好处理军部的某些人的装病事件。老八刚才说了,高温津贴全是副官给送去的。张启山很气,他的副官什么时候连这些琐碎的事都要亲力亲为了?怪不得累的在沙发上都能睡着,他张家是没有亲兵了吗?一天中所有人都生病了?看来是要好好训练一下了,身体素质这么差不配当他张大佛爷的手下。

   副官表示第二天去军部的时候见到佛爷正在训练手下的时候他很慌,以前的兵都是他带的,被佛爷打发了去批文件,左想右想也想不明白佛爷为什么要自己练兵,难道是嫌他带不好兵了?小副官很委屈。
 

日山爷爷很帅啊
官方启副糖啊
成熟了很多 虽容貌未变却不再是当年的小副官了
最后一张呆萌大眼睛哈哈哈

【启副】虾

我是幻君,好久不见w 寒假快乐(然而一点都不快乐)此文纯属脑洞,纯属虚构,不喜勿入,张副官依然叫张铭恩,但是请勿上升真人和原著,文一发完QwQ
————————————————————————

转眼间,又到了鱼虾丰富肥美的季节,洞庭湖里每天捕捞上来的大鱼小虾数不胜数,不管穷的富的,家家都会买来新鲜的海鲜过过瘾。
唯独张府,很少见鱼虾。
确切的来说,是能见到鱼的,但是从来都见不着虾。
这可把每天食山珍海味的尹大小姐憋屈坏了,来张府这么长时间,该吃的都吃遍了,就是没吃到自己喜欢的虾。
问管家,管家只说张府从来不进虾。
终于,尹小姐忍不住了,要作死买虾自己做。遣了几个听奴去鱼市买虾。
新鲜的大虾还活蹦乱跳,尹新月麻利的剥虾,煮虾仁汤。要问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为何会做饭,当然是为了讨好张启山学的。
张启山和副官一进门,就看见几个厨子站在厅里。
“怎么回事?”
“回佛爷,尹小姐说她要亲自做汤,就把我们遣出来了。”一个厨子说道,声音有点颤抖。
“启山,你回来啦!快快快把菜端上去!”尹新月挥舞着手命令下人。
精致的菜被端上桌,当然,这些菜都是厨子做的。张启山拉着副官坐下,尹新月又让人端来一大碗汤。
“快尝尝,这是我亲自做的汤呢!”说着拿着碗盛了三碗汤,放到张启山面前后又递给副官。
“多谢尹小姐。”副官冲尹新月点了一下头。
“快尝尝快尝尝,我做这个汤费了很大劲呢!”
副官拿起勺子喝了一口汤,又看了看汤里的虾仁和蛋花。“尹小姐做的汤真好喝。”副官露出个标准的微笑。
没人看到副官皱了皱眉。
“是吧是吧,我厨艺很好的!启山你也快尝尝!”
“我不喜欢太烫的,等一会吧。”
尹新月也没再说什么,坐下好好吃饭,这顿饭她吃的兴致很高,并没有发现副官的眉头越皱越紧。
张启山已经吃完了饭,端起汤尝了一口,脸色骤变,“你汤里都放了什么?!”声音是少见的怒意里面还夹着一丝慌张。
“新鲜的虾仁,鸡蛋……”话还没说完,被张启山的动作打断。
只见张启山扒开副官的衣领,副官的脖子和脸简直是天壤之别,脖子上不知什么时候起了大片大片的红色疹子,疹子所覆盖的皮肤不正常的发烫,佛爷甚至觉得发烫的皮肤能把他覆上副官脖子的手燃烧起来。
“呼,佛爷……”果然,小副官的呼吸都重了好几分。
“尹新月,你把虾拿进张府的时候没人阻止你吗!”
“管家是跟我说来着,张府不进虾,但是我也没想到副官会过敏啊,还那么严重!”尹新月很不爽张启山对她说话像审问犯人一样,大声嚷了起来。
张启山不管她,不理副官的阻止,打横抱起副官往楼上走去。“管家,把何大夫找来!”

“佛爷,张副官已无大碍,再吃些我配的药疹子就能完全消退,只是张副官的反应太过严重,以后是万万不能再碰虾了,不然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有性命之忧啊。”
“多谢何大夫了,管家,送何大夫出去,一定要重谢何大夫。”
“是,佛爷。”管家领着何大夫走了出去。
“佛爷?”床上被过敏折腾了好几个时辰的人儿坐起来。
张启山急忙上前搂住他。
“你嗅觉灵敏,会闻不出来虾吗?为什么还要喝那汤,你知道刚才我有多害怕吗,你几乎都不能呼吸了知道吗。”
“尹小姐……盛情难却。”
“下不为例,身上还痒吗?”
“好多了,谢佛爷。”
“睡吧。”亲了亲小副官额头,把小副官摁倒。
“嗯,佛爷晚安。”
“晚安,我的铭恩。”
—————————End——————————
宠副官的佛爷才是好佛爷~过敏梗看一直没人写就尝试了一下,文笔依然渣啊哈哈哈 希望各位不嫌弃呀

【启副】草莓

🍓绝对甜呀,脑袋里早就有这个梗了
考完试才写出来,考的太差了自己产粮安慰一下自己(*゚∀゚*)
尹新月粉慎入,作为一个耽美cp党我怎么能让女的好过呢!
我是幻君,欢迎评论,不喜勿入哈,这个可能写的有点夸张,但是为了体现佛爷的宠宠宠嘛,别太在意细节昂,最后一句佛爷崩了请原谅我,张日山这个名字太爷们了(划掉)我比较喜欢强攻弱受设定,所以这里小副官叫张铭恩,但是请勿上升真人和原著,文一发完QwQ
————————————————————————
草莓
一月份的长沙,虽不如东北寒冷,但湿气重,下一场雨,就觉得比东北的严寒还要重上几分。
张铭恩带着亲兵在街道上巡逻,本就怕冷的他白皙的双手被冻的通红,身体不自觉的发抖,却依然挺直腰板迈着步子,越发的想念东北老家的一切。
这个时候……是吃草莓的时候了。
可惜,在南方这种水果在当时不便的交通中只是有价无市,就算有卖的也不如东北的草莓个大色艳味甜,张铭恩已经好久没吃到他心心念念的草莓了。
张启山在书房里批着文件,房间的暖炉很负责任的把屋子变得温暖舒适,张启山却越发担心他家小兔子了,这么冷的天,小兔子又不肯穿披风,会不会冻坏啊。回想起自己拿披风要给小副官披上的时候,小副官一本正经的说这样不合规矩,只有长官才能穿披风的小样子,让张启山不由得露出酒窝。
“扣扣”
书房的门被敲响。
“进。”
“少爷,九爷派人来送东西。”
只见一小厮拿着两个洁白的纸箱,那纸箱包装精美,一看里面就是装了不菲的物件。
“佛爷您好,这是我家九爷令我送来的两箱草莓。”小厮说着打开箱盖,三层草莓一个一个整整齐齐的码在箱子里,旁边还铺了软垫,草莓这东西怕碰,这两箱草莓并没有被损伤过的痕迹,一个个鲜红个大,散发着水果的清香。草莓喜温凉且不爱雨水太多的地方,长沙是肯定不会种出这种草莓的,这种草莓只有一个地方有,那就是东北。
也不知道九爷是怎么费劲心思从东北运来的,张启山只有由衷的感谢:“回去多谢你家九爷,告诉他张某他日必定登门拜谢。”
东北离长沙路途遥远,能运来草莓防止变质已实属不易,更何况这些草莓被保存的这么完好,九爷还能想着法给他送来,可见真是花了不少金钱和心思。这草莓是张启山让九爷弄来的,最近小兔子食欲明显下降,连饭后最爱的甜品都不动几口,张启山又想起铭恩以前在东北最喜欢的水果便是草莓,登时就想起这个时候正是草莓丰收的季节,小兔子一定是想念老家的草莓了,这才拖九爷把草莓带来。
那小厮躬了躬身子变退了出去,张启山叫住管家:“把这两箱草莓送到副官屋里。”
张启山继续埋头批文件。

“佛爷,你怎么能把如此贵重的东西送给我呢!”张铭恩巡街回来便看到自己喜欢的草莓放在自己房间里,可是长沙哪有这样的草莓啊,太不合规矩了,赶紧拎起草莓来到书房,竟然连门也忘了敲。
“你不喜欢?”
“这不合规矩,尹小姐有吗?”放下草莓,指了指客房的方向。
“一共两箱,就全放你房里了。”
“佛爷,这我不能要。”小副官的态度很坚决。
佛爷看他被冻的通红的手,肯定刚回来就拿起草莓来书房了,心里又气又心疼。
“我看副官刚才进书房并未敲门,怕是也不合规矩吧。管家,把草莓放厨房里吧。”
张铭恩有些发愣,佛爷刚才语气严肃,可能已经生气了,刚才没敲门确实是自己做的不对,转身就想往门外走。
“干什么去?”
“回佛爷,去领罚。”张家的规矩严,哪怕只有一丁点的小错误也是要罚的。
“回来!”
副官又转了回来。
“就知道气我,也不怕我英年早逝了。”张启山看着小副官有些委屈的表情,还是软下了心。
“草莓既然你不愿意要,那我也不强求了,罚就免了,过来和我一起批文件。”

到了用晚膳的时间,尹新月早已喊饿,在餐桌旁等了许久才等到张启山拉着副官从书房出来。
吃到一半,甜点被端了上来,这是张启山故意的,以往吃完饭才能端上甜点,看身旁的小副官依然没什么兴趣吃饭当然要给他点动力才行。
张启山看着小兔子看见草莓做的甜点被端上来时眼睛亮了亮,还露出了小兔牙,心情不免更好了些,看来以后要让小九多弄点草莓了。
“把饭吃完才能吃甜点。”
小兔子扒饭的速度明显快了几分。张启山又给努力吃饭的小副官夹了几次菜。
尹新月倒是吃的快,没想到刚放下碗,就拽过了副官面前摆着的甜点吃了起来。
一时间所有人都愣了。
张府的甜点向来只准备一份,张启山不爱吃甜的,自从尹新月来她也从未要求要吃甜点,所以张府的甜点只给张铭恩准备。
“张启山,没想到你这张府还能吃到如此精贵的水果,张大佛爷的名号果然名不虚传,你向来不爱吃甜的,给下人吃了也可惜了,这桌子上,也只有我能配的上这珍贵的甜点了吧。”尹新月话说的很刺耳,餐桌上一共就三个人,她明显是针对副官说的,“配得上”和“下人”几个字她故意咬的很重,明显是贬低了张铭恩的身份。
张启山微眯起眼睛,他在这个女人的眼睛里分明看到了一丝看好戏的戏谑。在转头看看身旁的副官,自己的甜品被抢还被呛了一句,张铭恩眼眶都红了,身体也在微微发抖,这下好了,真成兔子了。
张启山很生气,压低声音吩咐管家:“再让厨房做一份,送到我房里。”管家被少爷的怒气下到,赶紧跑去了厨房。
“尹小姐以后想吃甜点的话,可以提前吩咐厨房,不然让人知道我张启山还做不起多一份甜点那就不好了,而且尹小姐以后说话注意点,铭恩是我张家族人,论血统他比我高贵,能屈尊来给我当副管已是张某几辈子修来的福分,还望尹小姐不要误会。”
说罢拉起还在发抖的小兔子往二楼走去,张启山力气大步子也大,小兔子小跑着才能跟上张启山的速度,一路上走的跌跌撞撞。
到了卧室,小兔子再也忍不住了,从未有人如此说过他,他是张家的纯血,拥有尊贵的麒麟血,还从未有人说他配不上什么东西,张启山都从未对他说过重话,这次真的是又气又委屈。
“呜……”张铭恩不停的揉着眼睛,结果眼泪越揉越多,竟然哭出了声。
张启山真是慌了,急忙把小兔子搂进怀里轻声哄着:“铭恩别哭啊,那女人不懂规矩,到时候我定会让人好好教教她规矩的。”手掌抚在小兔子的背上给他顺着气。
“她就是……看我不顺眼呜”
“嗯,她就是嫉妒你长的比她好看,还比她能干,样样都比她好,还独得你夫君我的宠爱。”摸摸小兔子柔软的发丝,张启山调笑道。
果然小兔子脸红了,恰好这时新做好的甜点送了上来。
张启山用叉子叉起半颗草莓递到小兔子嘴边,看着小副官一口一口吃掉自己喂的甜点,乖乖坐在自己怀里的样子,张启山忍不住吻上小副官的唇。果然,还有甜甜的草莓味。
小副官上街巡逻了一上午,又陪着张启山批了一下午文件,想必是累极了,抱在怀里哄了几句,等小兔子的呼吸渐渐平稳,才把他放在床上盖严了被子。
轻轻走出去召来几个得力的亲兵:“把尹新月秘密送回北平,大肆宣传新月饭店大小姐举止不检点,私自跑到风流之地玩耍,收买几个人证,我张启山还没沦落到要娶这种人,我不希望再看到尹新月。”
看着几个亲兵消失在夜色中,张启山回到卧室看见床上的一小团,心情又好了起来,搂过熟睡的小副官,沉沉睡去,果然陪老婆睡觉什么的最舒服了,手感也好,哎嘿。
————————End————————